任毅 主任医师 北京市石景山区中医医院肛肠科主任

任毅 主任医师

北京石景山中医院肛肠科主任

全国中医肛肠学科名专家

全国中医肛肠学科科技先进工作者

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肛肠分会副会长

中国肛肠协会京津冀雄蒙工作部副主任兼秘书长

北京疑难病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

北京胃肠研究所便秘研究室主任。

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。从事肛肠专业35年。1986年,首先报道乌头碱手术后长效止痛作用;总结出腰腧穴麻醉药物计算公式—”任毅公式”;2012年,首先提出肛肠外科手术新模式。2016年,在北京石景山开设“任毅名医工作室”。

注重肛肠疾病微创无痛治疗,擅长便秘的手术治疗。出版有《肛门直肠病》(主编)、《炎性肠病中西医治疗新解》(主编)、《肛肠病诊疗新技术图解》(副主编)、《中国肛肠病学》(编委)、《实用临床医学–外科学》(副主编)等5部专业著作。承担北京市在研课题1项。

 

良性的医患关系,不能缺失真情和赞赏!

我记得上初中的时候,大约是70年代晚期,有一篇著名的文章,印象非常深刻,是:列宁在纪念《欧仁·鲍狄埃》的一文中,热切地写道:无论你走到哪里,无论你是什么肤色,无论你是在异国他乡,你都可以凭《国际歌》熟悉的曲调,为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。列宁的这段名言,鼓舞了那个时代众多国家的无产者,为共产主义努力奋斗的斗志 ! 今天我要说的是,一个医生,不管在哪里行医,诊病,手术,都可以通过自己过硬的技术,负责的态度,尽心尽力的职业操守,来获得同行的认同和患者的赞誉!

在山西大同,一个我陌生的西部古城,一位高位复杂性肛瘘的患者,几经辗转和选择,最后作出决定:接受我们的方案,切开挂线手术。结果,术后恢复良好,患者非常高兴。出院二个月后,再次回院复查,确认彻底痊愈啦,他特意制作了一面赞赏和鼓励我们的锦旗,送给我们的团队!同时,还特意委托我们的团队,把他自己珍存多年的一瓶西凤酒,转送给任毅主任,表示一番真诚的谢意! 我们的团队无法推辞,也恐怕却之不恭,在报告医院领导后,就全部收下啦!

  在当下,无庸讳言,医患关系已经到了一个极为严峻的关头,甚至时常有刀枪相见,生死相搏的新闻报道,患者个个心怀疑虑,视医者为虎视眈眈之白狼,而医生则人人如履薄冰,除了小心,还是小心,除了拘谨还是拘谨,除了保守还是保守!这是一种恶恶相生出大恶的恶性循环!它对国家,社会,国民的危害,不言而喻!

当下的医患关系,如何改变?本医生的处方是:化恶扬善!其治法是:医者敬业,教化民众,提高福利!

怎样化恶扬善?

怎样化恶扬善?

首先,何谓恶?其一,医者之恶,欲切右肾,结果拿掉了左肾。疡在左,而锯掉了右肢,此大恶,无可恕。此如何化之?无赘述:惩之也!又或曰:当年中华民国梁启超先生在协和医院遭遇的,不就是这种情况吗?双方不是处理得很好,并且成为传颂天下的历史佳话吗?任毅何以罔顾既往,如此毫不留情,大动干戈?

任毅曰:天下事,时势耳!今协和已非彼协和,彼梁任公亦非今梁任公!彼此不同是也!

其二恶,医者无所用心,敷衍了事,技术不精,庸医害人,此以改进学习,加固操守,政府和行业以及医者自我,共同化之也!

三恶者,患者之恶,不通人伦之情理,不谙医学之规律,飞扬跋扈,害人害己,此应以国民教育,科学普及,社会进步,国家法律,化之矣,此全社会之责任也。 近来有闻,患者只是因为对医生开药不能超过二周,大为不满,竟然对接诊的女医生破口大骂,该医生有口难辩,委屈地回家放声大哭。此举显然是将对行业政策的迷惑不满,无端倾泻到执行者身上的表现,此愚,此恶,此避实就虚,欺软怕硬,挑柿子捡烂的捏之劣根性也,

四恶者:患者囊中羞涩,财力不张。对医疗费用心存顾虑。一旦遭遇诊病,住院,手术,花费不菲,影响了自己正常的生活规律,增加了经济和心理负担,因而变得焦虑不安,缺乏理性。此即国家一直在着力强调和解决的,亦经常见诸报端和网络媒体的”看病贵”是也。如此同时,医患之间稍有风吹草动之异响,略存鸡毛蒜皮之小节,即可情绪失控,成为剧烈冲突之导火索,甚至不惜刀枪相见,祸及无辜。此恶者,天下民众人人不可脱逃也!此恶颇大,颇深,颇远,颇广泛!此恶若泛滥,足以动摇社会之安定,国家之根基,故此恶谁能化之?国家也!国家应以举国之力,增加国民福利,稳固国民之本!除此以外,尚有它乎?

上面说的是化恶扬善之化恶,下面再说化恶扬善之扬善!

当患者对医者心存感激,颇有善意,并予以表达,此即善,扬之也!何为扬?鼓励也,肯定也,赞赏也!此其一。

其二,如大医者,华佗,张仲景,白求恩,林巧稚,华益为,吴孟超,陈可冀,吴以岭,王辰等等,国家和社会已经给予其极大之赞赏,此大扬也。非本文所能释之,但大扬小扬,其理一样!

当下,当患者,表达善意,大张旗鼓地送一面锦旗,,我们则会坦然接受之,或一篮水果,一瓶酒,一盒香烟,一袋红薯,一串辣椒,等等吧,社会或许也不会多加计较,但若这种情谊再加贵重,或以钱款表达之,则属于禁忌之列,此不扬反抑,谬也。因为,天下之大,没有哪个行业,哪个社会,哪个人,会以收到服务对象或工作客户之赞赏,之善意为耻,为恶,此人性,此天理也!这也就是海外诸国之业界的小费之来由,所以,基本看不到国外有医闹之说,有辱医,杀医之现象,我们也看不到游客对导游之横眉冷对,利益相搏,更看不到学生辱骂教师或对老师不敬之现状,为啥呢?因为,在双方看来,特别是在供方,人人以收到对方的赞赏,小费,红包为荣,为乐,为快,为成就感,为荣誉感!

夫妇俩先后接受任毅医生的手术治疗,出院时留影纪念!

一位军人患者,手术痊愈,出院一个月后,再次回院复查,特意向任毅医生赠送了跟随他自己多年的战利品—–军事望远镜!

任毅医生感言:做一台手术,出一件精品!诊一位患者,交一个朋友!

什么是肛肠手术新模式?这就是:术前无恐惧,术中很安详,术后很快慰!

上面说的是化恶扬善之化恶,下面再说化恶扬善之扬善!

当患者对医者心存感激,颇有善意,并予以表达,此即善,扬之也!何为扬?鼓励也,肯定也,赞赏也!此其一。

其二,如大医者,华佗,张仲景,白求恩,林巧稚,华益为,吴孟超,吴以岭,陈可冀等等,国家和社会已经给予其极大之赞赏,此大扬也。非本文所能释之,但大扬小扬,其理一样!

当下,当患者,表达善意,大张旗鼓地送一面锦旗,,我们则会坦然接受之,或一篮水果,一瓶酒,一盒香烟,一袋红薯,一串辣椒,等等吧,社会或许也不会多加计较,但若这种情谊再加贵重,或以钱款表达之,则属于禁忌之列,此不扬反抑,谬也。因为,天下之大,没有哪个行业,哪个社会,哪个人,会以收到服务对象或工作客户之赞赏,之善意为耻,为恶,此人性,此天理也!这也就是海外诸国之业界的小费之来由,所以,基本看不到国外有医闹之说,有辱医,杀医之现象,我们也看不到游客对导游之横眉冷对,利益相搏,更看不到学生辱骂教师或对老师不敬之现状,为啥呢?因为,在双方看来,特别是在供方,人人以收到对方的赞赏,小费,红包为荣,为乐,为快,为成就感,为荣誉感!

Why not ?我们为什么就不呢?难道我们不希望医患和谐,互敬互爱吗?NO!我们的国家,社会,行业,一直在强调要改善医患关系啊,所以,作为一个临床医生,天天和数不清的患者打交道,本医生试图做一个对敏感话题的探讨,以利于给国家决策者提供有益的参考。同时,本医生也正是以收到患者的赞赏为荣,为快,为成就感,当然,我不喜欢赠送锦旗这种赞赏的方式,因为这种古老和正统的表达方式,已经没有多少赞赏和激励的意义了,反而浪费了社会资源和患者的钱财,同时,医者也缺乏足够展示的空间。当然,对于赞赏,如果你刻意去追求,去索要,则完全失去真情,是与快乐感毫不搭界的另外一种情形。 实际上,当你去索要的时候,你基本得不到,即使你偶尔到得了,这其中的快乐,也会荡然无存。 因此,任毅医生不惜大声呐喊:良性的医患关系,不能缺失真情和赞赏,并以此呐喊作为本文的题目,以示彰显,不知天下诸君以为然否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写于北京石景山中医院

任毅名医工作室  

2017.12.10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各位亲们看看,锦旗是不是有些泛滥啦?

任毅 主任医师

北京石景山中医院肛肠科主任

全国中医肛肠学科名专家

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肛肠分会副会长

中国肛肠协会京津冀雄蒙工作部秘书长

北京疑难病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

中国中医药高等教育学会肛肠分会副秘书长。

专业履历

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,从事肛肠专业临床教研工作34年,1986年,首先报道乌头碱手术后长效止痛作用;总结出腰腧穴麻醉药物计算公式—“任毅公式”;2012年,首先提出和公开报道肛肠外科手术新模式(微创,无痛,无恐惧)。2010年,被中华中医药学会授予”全国中医肛肠学科名专家”称号,2016年,在北京石景山开设”任毅名医工作室”。

多次参与编写国家级肛肠疾病继续教育培训教材,先后出版了《肛门直肠病》(主编)、《炎性肠病中西医治疗新解》(主编)、《肛肠病诊疗新技术图解》(副主编)、《中国肛肠病学》(编委)、《实用临床医学–外科学》(副主编)等5部专业著作。目前承担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在研课题1项。

专业擅长

采用肛肠手术新模式治疗痔瘘直肠脱垂等各种疑难性肛肠疾病。便秘病的诊断和手术治疗。中药灌肠治疗炎性肠病。

 

我出夜诊去救场——-任毅行医手记

2015.11.6,晚6时许,刚备齐晚餐,一杯小酒自啜中。手机响了,是长青医院王志杰院长。“任主任,我这里有个手术后出血的病人。你能尽快过来吗?越快越好,打的来!直接到病房!二病区!”,声音有点急促。

“韩院,张院都不在京!”医生间相互支持,帮助,历来是无私的,纯粹的。况且,救场如救火!“好的,马上出发!”放下酒杯,穿衣,出门。刚好,一出租车过来,天助也!直奔长青医院。

约20分钟,即到,有人在门口等我,相迎,挥手,边走边说,直奔病房。只见曲建辉主任等一干人正在给患者检查,操作,输液,“不断有鲜血渗出…..”,患者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但能答话。“血压70/40,是转院,还是 ?……”又闻报,“120救护车已到医院门口,就看任毅主任您的意见了!”呵,这是猛火烤任毅啊!已经进入休克状态了!出血患者,如搬动,转运,再到止血,医治,途中无阻,尚需20分钟或半小时,首都首堵,谁人不知?稍有差池,后果何堪?我判断,此人一旦转院上路,必是一去不回,直达天堂!“赶快走!手术室!”“立即!马上!”“通知麻醉师,立即!马上!”一番忙乱,患者即被抬上担架车赶往手术室!手术室,麻师,护士,紧张进行中…..年轻的麻醉师真给力,穿刺一针成功,注入麻药,立即显效,我们即刻进入手术状态。打开原手术创面,即见有鲜血涌动,搏动性出血,范围模糊,位置较深,大约在肛门内7—10cm的深度。

此人已是首次手术后的第10天,手术创面糜烂,肿胀,脆硬,钳夹即碎,再夹再碎,难以直接找到出血的血管…..又有人问,“120救护车,是回去?还是等在这儿?”“等在这!”“上大肛门镜!”“有!”“快来大止血钳!”“好了!”“换大缝合针!”“再来可吸收缝线!”“全部备好!”猛然间,我感觉钳夹到了血管出血点,稍一定神,闭眼,睁眼,缝合针旋即而出!大声告助手小毛医生,“钳子夹死了啊,不要松手!”“明白!”缝合线顺利引出,拉紧,再拉紧!打结,再打结!涌动出血即刻而止!长长地松了一口气!继续补充缝合3,4针,出血完全控制,周身轻松,这才感觉脊背有嗖嗖的凉气。

抬头看了一眼手术台周围的医生,护士,麻醉师,大约7,8个人,人人目光炯炯,仿佛空气已凝固,只有心灵在燃烧!我大声说:出血止住了,大家放心吧!气氛骤然活跃起来。“让救护车走!”“救护车早已走了!王院说,任主任在,就不需要它啦!” 呵呵,彼知我也!彼亦陷我矣!倘有不测,譬如手术室器械不全,全而不用,用而不至,又束手无策,天地不应,如之奈何?罢了,天下事,时势耳!东逝水,何能回?撤了吧!换衣服,回病房,喝口水。

在病房里,人称美女院长的王志杰,依然雍容典雅,一番寒暄,感叹。少时,有人送来盒饭,顿感有些饿了,此时不开吃,更待何时候?众人一齐动手,动口,皆爽……晚9时许,出医院,上车,回家,呵呵,我的酒还没喝完呢! 京城的晚上,不现雾霾,只见灯火,路上依然车水马龙。来去匆匆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!

次日写于北京石景山中医院任毅名医工作室2015.11.7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肛肠网 » 任毅 主任医师 北京市石景山区中医医院肛肠科主任

赞 (61)